“双一流”大学名单渐次公布,重新洗牌后,高校该如何适应?

发布时间:2017-09-11

 

近日,四川省财政下达2017年四川高校“双一流”建设资金2亿元,对四川大学等4所在川部属高校、四川农业大学等11所省属高校的32个一流学科给予支持。尽管“双一流”大学的名单还未正式公布,但此前,新疆大学、云南大学、四川大学以及电子科技大学已经通过各种渠道证实已经进入了“双一流”大学建设名单。那么,既然“双一流”建设已经拉开了序幕,高校又该如何适应呢?

文|郭华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发展规划部副研究员)

“双一流”政策的出台有一个背景,就是国家投资建设高校的重点工程旧政策遭遇“合法性”危机:“身份固化、竞争缺失、重复交叉”,这是官方文本总结的。因此产生了新的制度,就是“双一流”政策,目标是实现我国从高等教育大国到高等教育强国的历史性跨越。

“双一流”政策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新政策带来的机遇是什么呢?“双一流”方案谈到,我们国家建造世界一流大学和世界一流学科大概有三个步骤。第一步就是我们设想这三个步骤怎么实现。原先的“985”高校肯定是作为第一梯队先冲上去,建世界一流大学;“211”高校和行业特色院校可能就要冲击世界一流学科,争取获得更多中央、地方资源支持。我们在实际准备中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新政策也带来了挑战。官方文本里边又是12个字,一个是分级支持,这里面有中央支持和地方支持。中央财政将中央高校开展“双一流”建设纳入中央高校预算拨款制度中统筹考虑,并通过相关专项资金给予引导支持;鼓励相关地方政府通过多种方式,对中央高校给予资金、政策、资源支持。地方高校开展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由各地结合实际推进,所需资金由地方财政统筹安排,中央财政通过支持地方高校发展的相关资金给予引导支持。中央基本建设投资对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相关基础设施给予支持。

一个是动态支持,就是有竞争,有淘汰。资金分配更多考虑办学质量,特别是学科水平、办学特色等因素,重点向办学水平高、特色鲜明的学校倾斜,在公平竞争中体现扶优扶强扶特。

在相对稳定支持的基础上,根据相关评估评价结果、资金使用管理等情况,动态调整支持力度,增强建设的有效性。对实施有力、进展良好、成效明显的,适当加大支持力度;对实施不力、进展缓慢、缺乏实效的,适当减少支持力度。

怎么竞争,怎么淘汰呢?就是要衡量学科水平,怎么衡量呢?所以它现在就跟第四轮学科评估结合在一起,就是说学科评估被强烈地认为跟“双一流”政策方案是结合在一起的。

还有一个是合力支持。鼓励有关部门和行业企业积极参与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按照平稳有序、逐步推进原则,合理调整高校学费标准,进一步健全成本分担机制。高校要不断拓宽筹资渠道,积极吸引社会捐赠,扩大社会合作,健全社会支持长效机制,多渠道汇聚资源,增强自我发展能力。这里要求高校需增强筹资能力。

高校弱势学科何去何从?

弱势学科到底怎么发展?“985”高校适应“双一流”政策行动个案出现了,比如一些学校的教育学科被撤销。

这些弱势学科被撤销的依据是什么?有两个,一个政策方面的依据就是《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第二十二条,“优化结构办出特色。适应国家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建立动态调整机制,不断优化高等教育结构。优化学科专业、类型、层次结构,促进多学科交叉和融合。”还有一个依据就是现实压力,“985”高校属于冲击“世界一流大学”行列,“211”高校属于冲击“世界一流学科”,学科评估排名靠后,影响学校整体声誉,只能砍、砍、砍,拆、拆、拆,将人员“稀释”到其他一级学科或研究机构。(这里仅以教育学院被拆为例,推及到第四轮学科评估后其他学院被拆的命运。学院以学科为依托,无学院就可无相关一级学科,暂且不论高教所在高校如何发展。)

我个人的建议是希望国家能够先公布“双一流”的评价办法,然后说高校的基础学科到底怎么发展,通过指导性的意见之后,再来公布第四轮学科评估结果。

反思

“双一流”政策的出台将会使高校由过去追求大而全、办综合性大学,转变为缩小规模、探索特色办学,克服大学同质化。

一个学科该不该被撤销,需要对它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果某个高校的这个学科本身是原来盲目追求学科大而全的产物,现在裁掉也是可以理解的,但要做好教师分流的工作,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如果老师原来是教育学院的,现在换到公共管理一级学科里面去了,他个人自身发展、研究方向、研究领域就得重新调整,对教师的个体来说影响比较大。我认为相关学术组织要参与,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共同协商,多元共治,这样才能做出比较科学的决策。如果不属于这种情况,学校要保留这个弱势学科,那你就要调整学科方向、学科使命,考虑你这个学科梯度怎么搭建,你的学生、物质投入怎么来。也可以参考国外大学类似的做法,比如教师可以参与,可以申诉等。

我们再反过来看北大、清华的一些学科评估结果,其实有些学科也不是很理想。北大、清华的目标肯定是世界一流大学。可能中山大学某个学科没达到前10%就给撤了,那北大、清华是不是没达到前5%就要给撤了?我看了一下,北大、清华有些学科其实并没有到前5%,但是现在还没有说北大、清华要裁哪个学科。也就是说,不是说大学目标是世界一流大学,就要所有学科都是一流学科。所以,“扶优扶强扶特”的政策如果被曲解的话,很可能就做出一些不好的措施。

主要参考文献:

[1]韩琨.教育学科遭遇裁撤:功利or理性.中国科学报[N],2016-07-21(05).

[1]宣勇,凌健.“学科”考辨[J].高等教育研究,2006(04):18-23.